教官退出校園應訂配套措施

ˋˋ 教官退出校園議題爭議已久,在民進黨主導下,行政院已經明定2023年教官退出校園時程,民進黨開始歡慶這是校園轉型正義的重大里程碑,接下來校園中的前總統蔣中正銅像和有涉及「忠黨」的校歌也要一併處理。但教官正式退出校園後,有關學生上課安全、校園毒品、不良學生的管理,責任都落在導師的身上,勢必引起不小的反彈,教育部應該要有補助或配套方案,否則又是另一個校園問題的開端。
主張教官應該退出校園的人認為,教官的威權角色,能恣意對不願服從校規、校訓的學生施以「類軍事管教」,帶來人師心中「穩定而有秩序」的校園,然而這種「類法西斯」的軍事戒嚴統治心態,只能顯示這群自私又保守的人師之民主素養有多麼的不及格,對今日以自由民主、人權立國揚名國際的台灣乃是至大反諷。更有人對教官存在校園認為一點功能都沒有,教官如果有「嚇阻」效果,那現在的高中職早就沒毒品氾濫、校園霸凌、幫派這種問題啦!怎麼還是層出不窮呢?
教官也不是不能離開校園,讓軍人回到營區,讓學生享有較多的自主性與自由,現在已經有多所大學改由校安人員取代教官,運作照樣正常,學生也認為校園仍安然無恙,從諸多成功案例可見教官的存在與否與保守派所擁護的「校園安全」並沒有太大關聯。
教官退出校園,對民進黨來說就是一種「符號」的離開、國民黨威權的倒台,只是多數人還是憂心毒品會更加氾濫、幫派械鬥更兇狠等問題,這些問題要有更多的醫護、社工、輔導人員、警界等更專業人士來處理。而非只是想把威權、銅像趕出校園,這需要更多的專業意見討論,2023年很快就會來到,在教官離開前,這些安定校園安全的措施應該及時跟上以銜接教官離開後可能發生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