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學生血汗奴工悲鳴不已 教育部無可奈何

校園論壇

近來陸續傳出有大專校院勾聯產業界,以新南向專班學生為號召,鼓勵業者與學校「產學合作」合作,以獲取穩定的勞工來源,學校也可以抽取學生薪資作為學費收入,但實施後卻演變成剝削外籍學生的控訴。面對各界質疑的聲浪,教育部對於新南向學生問題仍然找不到其他具體的解套辦法。台灣積極的往新南向國家推展,似乎欠缺一個正確的指引方針,反而讓新南向國家對台灣產生不滿與誤解。
今年1月人力部分私校舉辦的「新南向國際留學生合作專班」說明會的宣傳單,主辦單位在宣傳單上廣告「有欠缺人才及人力嗎?」,並提示合作業者雇用外籍學生不占外勞配額,需要多少就可提出申請,而且在寒暑假及假日打工,無須以超額工時計算薪資。讓產業界興起了大量雇用新南向學生念頭,而且業者還這種廣告的誘導下誤認為學生工耐苦耐操,逼迫學生超時工作還不給加班費,學生賺的薪水已經夠少了,還要繳學費,還要被抽仲介管理費,據說學生是每日以淚洗面苦不堪言。
接二連三的外籍生變黑工,已讓教育部多次表態會重懲。但以東南科大發給廠商的合作計畫書為例,打出「雇用成本低」、「喜歡加班」,和「能擔任危險工作」等失當的字詞,但因實習內容符合勞基法規定,教育部並無給予懲處,總是說「查無不法」,但即便學校與業者沒有違法,難道有「合理」嗎?許多私立大學招收新南向學生時不夠盡責、在招生訊息的傳達不夠明確。以半哄半騙的方式誘使新南向國家的學生到台灣「工讀」,到了台灣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就像台灣學生常常到澳洲農場遊學工讀被剝削壓榨一樣。
更可笑的是,有些大專校院辦學失敗在被教育部列為專案輔導學校後,無法辦理在職進修教育,卻能辦理新南向專班,顯然教育部的審查機制有待改進,莫非在教育部的眼裡,這些新南向學生就是活該被剝削,等同就是外籍勞工一般。與其讓國際專班學生淪為缺乏保障的非法勞工,教育部還不如鼓勵國內各大學到國外設立分校或分班,將學生放在對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3月初教育部為加速後段學校退場,針對辦學不佳華梵大學、玄奘大學、高苑科大等8所註冊率未達6成的受輔導學校或列管學校,提出不得辦理「職業繼續教育」。其中高苑科大卻能辦理新南向專班,且106學年度有5班,107學年度有4班共157。萬一這些學校終究必須關門退場後,這群學生又該怎麼辦?
根據教育部最新統計,2018年大專校院境外生人數達12萬6997人,較2017年增加9000多人,創下歷年新高,其中新南向學生就佔41%,面對人數逐漸龐大的新南向學生,該如遏止這股學校辦學歪風,教育部似乎找不到其他具體的解套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