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在上海:告別「小確幸」 去做就好了

青年交流
夜幕下的麥可將兩岸文創園。

進博會剛剛落幕的上海,處處還保持著開放和熱情的姿態,在這樣一個現代化的城市,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此逐夢築夢。
「我個人不是喜歡安於現狀的人,我想要給自己多一點挑戰,」今年八月份來到上海創業的台灣青年王子育,目前在麥可將兩岸文創園經營著一家自己的咖啡餐車。
上海麥克將兩岸文創園,這家由老服裝廠房轉型升級為現代服務產業形態的文創產業園區,作為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基地和示範點,容納著許多兩岸青年的夢想,像王子育這樣從台灣來到上海的追光者並不在少數。

上海麥可將兩岸文創園內紙箱王展售作品。
麥可將兩岸文創園內展售作品。
麥可將兩岸文創園內展售作品。
麥可將兩岸文創園紙箱王一角。

 

在文創園內紙箱王實習的塗宗豪。

實習青年涂宗豪:來上海需要很大的勇氣
第一次來上海的台灣青年涂宗豪,在文創園紙箱王實習已經將近五個月,「出去看一下,擴寬一下視野。」這是當時老師告訴他的話。從前東方明珠只能在書上瞭解,現在有機會在黃浦江哺育下的城市生活,想來也是很激動的一件事。
一灣海峽的距離說長也長,說短也短。為了求學、求經驗,離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鄉,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來這裡需要下很大的勇氣,」涂宗豪深吸一口氣,似乎又面臨當時同樣的抉擇。是留在熟悉的台灣?還是去看一下更廣闊的世界?
年輕的孩子尚未體味過離家獨自生活的辛苦,父母的猶豫成為涂宗豪邁向上海的第一道關卡。但是已下定決心的他認真向父母分析了自己的想法,「跟爸爸媽媽講兩種選擇的優缺點一一條列,逐個討論。」「都討論了好幾個月,」他微微一笑,所幸努力沒有白費。
在紙箱王,接待來來往往的遊客,形形色色的人,讓他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雖然初到上海時面臨著天氣與生活習慣的種種差異,但是在與身邊大陸朋友的交流中,也逐漸習慣了上海的生活。他瞭解到,文創園裡有很多大陸青年,他們有的從小就離開出生地,跟隨父母來上海打拼。他驚訝於這種「離鄉背井」的努力,同時也在感同身受中獲得更多思考,「以後要不要繼續來上海工作?」

文創園內在手創聯盟就業的謝筱涓接受記者採訪。

 就業青年謝筱涓:我決定就是來工作的
已在上海就業的台灣青年謝筱涓,目前在文創園內的手創聯盟工作,這也是她今年畢業後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但這並不是她第一次來上海,去年在老師的介紹下到上海實習,斷斷續續一年在上海的生活經歷,讓她逐漸適應了上海的天氣和飲食,也喜歡上了這裡工作環境和氛圍。
就讀於視覺傳達設計專業的謝筱涓,大學時期就有來大陸發展的想法。去年她與十幾位同學一起來上海實習,主要工作也與自己喜歡的藝術相關。如今從實習生轉變為職場人,除了思維的轉變,她更深刻地感受到文創產業發展的糾結之處。
「我現在主要工作是做平面設計,應該說文創這個產業本來就是不好去賺錢的產業,收益很少,成本高。但是我們做文創,希望用的材料自然會是好的,這就導致五十塊成本的東西賣市場價,收益甚微。」
對她來說,上海和文創園都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地方,所謂的「狼性」也是為了充盈自己的人生,實現人生價值。她坦言工作是自己的,「在上海能感覺到大家都在很努力的工作,都是外地人,大家沒有什麼牽掛,就會想要努力工作。」「這樣的環境讓你適合工作,我決定我就是來工作。」

文創園內的創業者王子育在接受記者採訪。

創業青年王子育:給自己多一點挑戰
已在文創園創業的王子育,之前經常到大陸各個城市旅遊,因為哥哥在上海工作,他接觸到了很多關於上海的信息。他認為,在這樣一個開放性的現代化大城市,可以容許自己為小小的夢想拚搏一次。
「我給自己的鼓勵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對王子育這樣初次創業的年輕人來說,房租和材料的成本是一個巨大難題,國外的求學經歷與咖啡店的工作經驗,讓他萌生出了經營一個屬於自己的咖啡餐車的想法,他認為「年輕就是奮鬥的本錢。」
隨著「31條措施」「上海55條措施」和18位居住證等相關規定的出台,便利廣大台胞更好地在大陸就業、創業和生活。王子育認為這對台灣年輕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政策支持。「我喜歡上海這個地方,這裡有更多的發展機會,來自不同城市的人,大家可以相互交流很多東西。」
談及給有意願來大陸的台青一些建議,「勇於跳出自己認為的舒適圈,」他說到,有想法就去實踐,告別「小確幸」,多給自己一點挑戰,「這樣能得到的東西是金錢遠沒有辦法所衡量的。」
「前兩天剛剛把自己的餐車換了個方向,過兩天這裡可以裝修完成,這樣可以給消費者更美觀的視覺感受。」王子育站在自己的餐車前興奮地告訴記者。天色已晚,路燈悄然亮起,一天的繁忙工作即將結束,文創園裡的年輕人們也在進行店舖的收尾工作,但他們的逐夢故事仍在繼續上演。(中國台灣網記者 張露露 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