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管音樂清麗典雅 傳承漢魏古樂遺風

藝術時尚

起源於泉州 兩岸閩台地區大興流傳

台灣知名南管大師王心心「琵琶行」南管音樂會

【記者劉幫寧報導】南管,原稱絃管,於各地又有南音、南樂、五音、郎君樂、御前清曲、御前清音、泉州南音、福建南音等別稱,是歷史悠久的絲竹音樂,以泉州一帶為發源地,流傳於現今的閩南語系地區,傳承了漢魏以來的古樂遺風。與智化寺京音樂等,為現存最古老的幾個合奏樂種。在臺灣,南管與具有北方特色的北管相對。
根據記載,南管形成並發展於泉州,再向閩南其他地區擴散。泉州的歷史文化起源很早,西晉永嘉之亂,中原人士避亂,輾轉遷徙到福建,即所謂的「衣冠南渡,八姓入閩」,唐初與唐末先後又有兩批中原人士入閩,宋代又有大批皇室人員及軍民移入。這些不同時期的移民將具有中原流風餘韻的語言、音樂帶來閩南地區,解釋了南管的古雅特點。另一方面,泉州因地形背山面海而海運突出,在唐代就已商業繁盛,到了宋元時期更發展成世界著名的大商港,經濟繁榮,人文薈萃,助長了音樂的發展與盛行。

廈門市南管樂團

南管音樂性格是清麗典雅的,著重於呈現人們內心的深刻感情。在舒緩的旋律裡,南管沉穩而深情,每個字延展成字頭、字腹、字尾,並以迂迴的轉音與強弱收放的力道唱出來,因此看似平緩的旋律,詮釋高超的演唱者,能使其無一處不深懾人心,蘊含非常稠密的情感,就像刺繡上面斑斕絢麗的花紋,讓人目不暇給。
南管對於感情的刻畫入微,使得特殊的意境,可以藉由聲音淋漓盡致地傳達出來,這是南管最動人的地方。舉例來說,南管名曲山險峻,讓聽者彷彿進入了數千年前,王昭君出漢關時的內心世界裡,種種的感觸,像對親情的不捨、對處境的悲憤,逼真地如在目前。而變化豐富的曲調,不僅使音樂結構頗具層次,也加深了行經崎嶇山川、荒涼大漠的意境。在這首長達二十多分鐘的曲子,只要一進入當下,感動至極的顫動隨之產生,由頂擴散。那種難以言喻的美,令人不禁為之落淚。
南管以五人之間的合奏為主,五樣樂器各有專屬的定位,演奏時可聽見各樂器的細緻樂音,相輔相成、不相雜沓,包括拍板、琵琶、三絃、洞簫、二絃。有純器樂演奏曲,也有執拍者歌唱的曲目。曲調高雅,素有千載清音的美譽。因作為閩南地區的核心樂種,被諸多閩南劇種吸收運用,如七子戲、泉州木偶戲等等。2009年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無形文化遺產代表名錄,流傳於廈門、泉州、漳州、臺灣,以及東南亞的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華裔閩南人聚居地諸地。
南管的樂器有所謂「十音演奏」,十音包括:琵琶、二弦、三弦、洞簫(合稱上四管)、響盞、雙鐘、四塊、叫鑼(合稱下四管)、拍板、玉噯等十種樂器。「拍板」加上「上四管」樂器是基本的演奏編制,以十音演奏的時候就能產生比較熱鬧的效果。
南管使用的樂器與演奏方式,型制都相當古老,居中演唱者手持拍板,一般以為保有漢代相和歌:「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的遺風。拍板以檀木或荔木為之,共有五片,以繩索串起,前後兩片較厚,中間三片較薄,唱奏時右手握兩片,左手握三片,穗子自然垂在左邊,執於胸前按撩擊拍,演奏保存「端坐靜神,兩手合擊」的唐代古法。演唱者自己打拍有穩定節奏的效果,而演奏曲執拍者通常也是「樂正」的性質 。

南管音樂登入「世界無形文化遺產」
台灣保留傳統風貌 泉廈創新再造偏向舞台化發展

南管最早形成並發展於泉州,再向閩南其他地區擴散。兩岸開放交流後,相互影響不斷。台灣的南管,出現了傳統生態之外的新式團體,以跨界演出的方式,提升南管在其它藝術領域的能見度。學術界方面,也因為南管古樂研究熱潮的影響,不少人加入學習的行列,應運產生了各種研習班、才藝班。而自2009年南音登入「世界無形文化遺產」之後,更多有識之士注意到南管音樂的美與藝術性,兩岸分別作了保存者的登錄,各地館閣也與政府合作,讓社會大眾有更多接觸、學習南管的機會,在南管的傳承推廣上持續邁進。

台灣北藝大學生主辦的關渡藝術節演出南管戲

南管的歷史淵源,可追溯到漢代的相和歌,《晉書》樂志對相和歌的記載提到:「相和,漢舊歌也,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而南管在有唱曲時,即是由執拍板者歌唱,並與絲竹樂器合奏。「執節者歌」之「節」為拍板的前身,如宋代高承《事物紀原》提到:「晉魏之代有宋識善擊節,然以板拍之而代擊節,是則拍板之始也。」
相和歌隨著歷史發展,逐漸演變成晉代的清商樂,與之後的唐代大曲或南管亦有關係。清商之名起於漢代,而其義與調式有關,所謂「清商三調」即為平調、清調、瑟調,因此相和與清商之間可以交融演變。從《晉書》論及相和歌所謂「魏氏三調」,以及《宋書》樂志中王僧虔所言:「今之清商,實猶銅雀,魏世三祖,風流可懷」,可看出兩者之間的融變關係。
另外,在《樂府詩集》中論及相和歌之樂器編制的部分,提到「晉、宋、齊,止四器也」,可推知自相和歌分為二部以來,相和、清商開始朝精緻化發展,遂演化出精簡的樂制,這也與南管的合奏理念相符。
隋唐時期,已出現南管三樣樂器的相關記載。拍板已在宮廷音樂中使用,如《舊唐書》記載:「拍板,長闊如手,厚寸餘,以韋連之,擊以代抃」,而南管的拍板被認為是現今最接近唐代拍板者。具有梨形共鳴箱的「曲項琵琶」,也在唐代大盛,並獨據「琵琶」之名,其特有的橫抱彈奏,猶存於南管琵琶,其他樂種的琵琶,則多因音域不斷擴充而演變成豎彈。唐代的吹奏樂器尺八,以其一尺八寸的長度而得名,而此規範至今仍為南管洞簫所沿用。

南薰閣南管樂團團員演出南管古曲「梅花操」

在時代變遷下,社會型態、政府政策等因素,讓包括南管在內的傳統藝術發生不少變化。台灣方面,日據時期原先對於台灣的語言、宗教、文化採取容忍的態度,因此至中日戰爭以前,台灣音樂社團尚能發展,到之後的皇民化運動期間,音樂活動才受到查禁。而當中的南管,則因爲在日人眼中地位崇髙,似乎未被禁止。八年的戰爭結束後,台灣進入另一個局面,在當時特殊的歷史背景下,開始提倡西方和中國藝術,具有本地特色的文化則受到壓制。相關措施如國語運動、廟宇慶典活動的限縮等等,再加上自日本時代以來欠缺傳統音樂的音樂教育,造成在地音樂社團的凋零,以及後續衍生的影響。至今,台灣的音樂師資培育,依舊缺乏實質的傳統音樂內容,使中小學的相關課程難以推行,所導致的欣賞人口不足、人才斷層等問題,更讓藝術的精華持續流失。泉廈地區的南音,則因1966年起的文化大革命,受到嚴厲的衝擊,當時的樂團被迫解散,各個曲館也相繼停止活動。
至1970年,因國際局勢的轉變,台灣開始有了傳統藝術的文化保護政策,南管是受到最多扶持的項目之一,除了因為其在台灣的崇高社會地位外,也與中外學者對其學術價值的肯定有關,特別是在臺南南聲社受邀至歐洲巡演後,不僅在國外獲得極高評價,也讓南管在台灣重新受到重視。泉廈地區則至文革結束後開始復辦南音,在政府單位的支持下,積極進行復興的工作。相對於保留傳統風貌的台灣,泉廈則強調創新、再造,偏向舞台化的發展。

西方文化衝擊 傳統藝術逐漸式微
南管戲面臨失傳危機

音樂藝術的維繫、發展,需要足夠的演奏人才和欣賞人口,仰賴一定的學習環境來培養。然而歷經結構轉變的現代社會,尚未相應建立起完善的傳統音樂教育,幾十年來的傳承危機懸而未解,部分音樂藝術甚至因而消失。且教育的不完備,亦衍生出其它問題。許多人因未了解傳統音樂的內涵,在推廣上往往對其要求「改革」,在知識傳播上,則常將「傳統音樂」與其它性質不同的音樂類型混為一談,影響社會大眾對傳統音樂的認知。近年來則在學術界與文化圈的共同努力下,情況才漸有改善的趨勢,但是在西方文化的衝擊下,傳統藝術逐漸式微,南管戲面臨失傳危機。

南管孟府郎君春季祭典暨傳統音樂戲曲研習

南音自2002年5月起,開始了世界無形文化遺產的申報過程,當時泉州市政府為此制定了一整套方案,投入了相關資金,用於南音資源普查、舉辦國際南音活動、編纂出版各種南音相關書籍等。2009年9月30日申報成功,南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正式列入《人類無形文化遺產代表名錄》。
泉州的南音被列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布的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泉州地區迄今已有一百多所學校設有南音課,且形成了從小學到大學的完整南音教育,還設有專科學院,被認為是學院派音樂教育體系的創舉。此外,除了持續改善師資問題外,也開始重視與傳統南音社團的有機結合。
台灣的南音(稱「南管」)社團有70多個;鹿港雅正齋南管樂團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南管社團,成立至今約有285年,社團往昔活動的地點大多在泉州街附近絃友或曲館先生家,也曾落腳於天后宮及新袓宮,民國75年榮獲教育部第二屆民族藝術薪傳獎,且於民國89年應文建會遴派赴美國紐約台北經貿中心進行文化交流展演,平常的活動則利用晚上時間於鹿港老人會館進行演練及傳承教學,目前該社負責人董建林先生積極推動館務下,使得該社能與現代社會接續,並保有傳統曲藝精神。

彰化縣文化局南管實驗樂團

鹿港遏雲齋南管,約成立於清光緒11年(1885),由郭來龍先生開館,迄今百餘年,館名取自唐朝「樂府雜錄」中「遏雲響谷之妙」,來輝映南管音樂之美,現任館先生為郭應護老師,學藝超過一甲子,團長為郭元湧先生,助理教師為尤能東先生。本館早年有過輝煌歷史,郭來龍、陳貢、萬良、黃生等先生及施碟(阿樓)「水晶干梅」等曾於日據初期赴日本錄製南管唱片,館內現仍保存一些手抄本及吊規仔、品仔等古早樂器,極為珍貴。目前積極參與各地南管社團活動,館先生也到鹿港文開國小、社區大學及南北館研習乙班薪傳教學,亦於每週二、五晚上辦理本館南管薪傳。本館每年辦理春、秋兩祭,參與公所鹿港慶端陽活動南管演出及鹿港各角頭廟宇神明聖誕、入火安座、踩街遶境及南管整絃排場,另為已故絃友舉行喪禮靈前樂祭及南管整絃排場等,每年計20場以上,推廣南管傳統音樂不遺餘力。
鹿港聚英社南樂團成立於日治大正元年,相傳已有190餘年的歷史,由鹿港着名的詩人施梅樵改名為「聚英社」,前身是品管的逍遙軒,昔日名師林清河、吳彥點曾任教於各地,可謂「桃李滿天下」,近代如施魯、施關、林德其先生亦是赫赫有名。1986年在已故社長王崑山老先生的領導下,榮獲教育部第二屆民族藝術薪傳獎;自1998年至今,每年均舉辦薪傳研習,為該社注入不少新血:自2005年起,連續四年獲選為彰化縣傑出演藝團隊。2007年更獲彰化縣府報請內政部豋錄為「傳統藝術」之無形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