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投浮濫 扼殺公投的價值與神聖性

校園論壇

台灣九合一選舉公投綁大選,即將在這個周末到來,除了各級民代選舉之外,公民投票更是爆大量一次出現10個公投案,讓公務員對這次的選務大喊吃不消。而公投案數量之多,甚至出現反同婚和多元成家同時公投對決,到底要投二好三壞,還是三好二壞,讓民眾對公投案看得頭昏眼花。此次選舉合併公投流程,從領票、逐一審視內容、蓋章到投票,民眾若要全部完成十張公投票,還有加上長長的排隊人龍,這得耗費不少時間,台灣對於公投的發動根本過於浮濫,選民對於浮濫的公投案其實應該拒投,以表達立場。而公投法也應該再予修改,因為公投門檻降低使公投更容易成為選舉的工具,讓政治選舉扼殺了公投的價值與神聖性。
公投常常在台灣政治發展中及選舉政治中扮演關鍵性角色,其他國家或地區卻是將其運用在公共政策議題上,而台灣從過去的經驗卻常常用於重大且敏感之政治議題上,10個公投案綁大選,九合一選舉選票最多將超過15張,民眾領票時會破天荒「領到一大疊」。地方人士與各地選委會都在憂心,屆時不但選務工作大亂、投開票作業時間破紀錄。
2017年12月公投法修法版本完全是由國會多數的民進黨團主導,公投法門檻降低固然有好有壞,好的是台灣年輕人能夠提前擴大參與公共事務並與全世界多數國家或地區接軌;但壞的是台灣社會恐怕更加對立、助長民粹、政客更能推卸責任。大量的提案及成案將使台灣政治永無寧日,公投綁大選會使民眾更加厭煩,這都不利於台灣民主的深化發展,公投民粹浮濫化將使得台灣藍綠更加對立,族群更撕裂,台灣人民對於未來恐怕更加困惑及無所適從。
公投尤其不應淪為政黨利用的工具,有些成案根本是一黨之私,此次紀政所提出的以台灣名義參加國際運動會及奧運案,這不完全是國內法可以解決的,若此案通過後,公家機關一定要照辦,但我們對國際奧會沒有限制力,這個提案中選會本來就應該過濾掉、不能成案,因為這不是國內能解決,牽涉許多國際關係與現實;但中選會把關不嚴謹,後果將會很嚴重。
目前台灣已經有代議政治,公投是當代議政治無法解決,或代議政治結果與全國民意違背時才需要公投,是補代議政治不足;但現在新修正通過實施的公投法,因門檻大幅降低,導致今年年底的九合一選舉選票加公投票會有一大疊。這是公投法降低門檻的後遺症,公投門檻不能太低,否則就造成浮濫;不但造成選民和選務人員的困擾,也會造成選舉失焦,是當初民進黨為了獨立公投硬降低公投門檻後自食惡果。
根據彙整立法委員及智庫資料,世界各國對於公投甚為重視,德國聯邦層級無公投,基本法只對邦行政區發生變動或建立新邦時,才需交付公投,一般各邦可對邦憲法與邦法律創制公投。多數邦對投票是否通過設有最低同意票門檻,通常同意票須達選民數20%、25%或33%;有的邦設有最低投票率門檻,未達者一概否決。
日本部分,一般重大政策與法律的創制複決,不在日本公投範圍內。義大利有關法律創制須有5萬公民連署;複決則須50萬選舉人連署,或5州議會請求;總統也有權依憲法就特定問題發動公投,通過門檻均與台灣相同,採雙重門檻,不僅要合格選民一半參與投票,同意票數還要過半數才通過。美國各州公投通過門檻不一,一般州法律複決,大多數州是採簡單多數;設有最低得票門檻限制的州,如華盛頓州同意票須達出席投票人數33%才算通過,也有的州採投票人數2/3絕對多數,或合格選民過半數同意者。
英國是不成文憲法國家,法理上任何公投僅是諮詢性質,公投案沒連署門檻,表決門檻視當時狀況而定,多採簡單多數;或多數同意且設多數選民比例下限。實施公投最普遍的瑞士,在全國性重大議題上,實施強制性公投,以邦為單位,邦內過半數同意,且須1/2以上的邦通過。
台灣今年縣市長議員、鄉鎮長代表及村里長選舉是地方公職選舉,但公投題目都是全國性議題,像非核家園、核災食品、同婚法等;公投是全國性,放在地方選舉會模糊焦點,也會造成選務人員困擾。試想選民要看公投議題,一個人要多花多少時間?每個人投票時間增加3倍至5倍,若不識字者要花更多時間說明,可能投票截止時間要往後延,而且開票也要花更多時間。公投應該神聖看待,未來公投法門檻還是應該適當調高,而且公投應該還是要與中央大選綁在一起,而不是綁在地方選舉上,才不至造成混亂。